header image

仰望半月的夜空

“我要拼上性命,成为你的人。”
 你见过这样猛烈的爱的表白吗?你能对你所爱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么?我想大多数人是不能的。并不是因为他们爱的不够,而是他们认为说出这种话是很不好意思的,虽然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。
但是有一个人却做到了。
秋庭里香,一个生命之花随时都可能因为心脏病而凋谢,但是仍然对生命怀着希望的女孩,她做到了。
本来已经准备好迎接死亡的,但是一个人的出现完全打乱了她的想法。没错,就是那个住在医院西楼225房的那个男孩,那个得了A型肝炎的男孩,那个经常来惹自己生气的男孩,那个偷偷的把自己带去炮台山观看那半轮皎洁的明月的男孩,他的名字叫戎崎裕一。
裕一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二男生了,他也像他班里的其他男生一样,有着自己的朋友圈子。本来他可以像别人一样挨到高中毕业,随便考个三流大学,然后随便找个工作,随便娶个老婆,随便生个孩子,随随便便过一辈子的,但是一场肝炎改变了他的一生,就是在医院里,他找到了自己最重要的人——秋庭里香。
    那是裕一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一天。在那天早上,护士谷崎小姐突然交给他一个任务,任务目的就是去陪东楼的秋庭里香说话。裕一曾经在远处观察过里香几次,觉得她的一头长发实在是很漂亮,大概是个文质彬彬的女孩吧。可是事实就是出乎人的预料,秋庭里香不仅不文质彬彬,反而有着很恶劣的性格,按照裕一的说法,就好像她是女王,其他人都是她的奴才们。连帮她诊治多年的心脏外科医师夏目吾郎都拿她没有办法。裕一和里香这两个看起来一点都不配的人,居然走到了一起,实在很令人惊讶。
    一切的一切都从那本书开始。
    那天裕一看完了从里香那里借来的宫泽贤智的小说《银河铁道之夜》,然后去找里香还书,之后他们一起到医院的楼顶散步。
    里香下定了决心要进行心脏手术,然后又给了裕一一本书,书名叫《蒂伯一家》。就在他们准备从楼顶平台下来的时候,里香突然痛苦地蹲下来,手按着胸口。他知道这是她的心脏病发作了,于是赶紧叫医生来。里香于是就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进行了她的心脏手术。
    裕一的心里很痛苦,因为他认为是他害里香的病发作的,里香的主治医师夏目和里香的母亲都不让裕一跟里香再次见面,裕一本来是束手无策的,但是在他打开了里香借给他的书以后,他再也坐不住了。因为那本书的第52页与第53页之间夹着一张书签,书签下面的文字上有一段书中人物的对白被打了波浪线,边上用铅笔写了个小小的“R”,那段对白就是“我要拼上性命,成为你的人”。裕一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震撼了,同时他也明白了里香终于决定进行手术的真正原因:
    她想活下去,想和他一起活下去,还想和他一起看明年的樱花,还想和他一起站在炮台山上,再次看着那轮明月,吹着那凉爽的风。
    他决定了。他发誓一定要见到她,那个经常提出无理要求的女孩,那个经常骂他“裕一大笨蛋”的女孩,那个经常向他扔橘子的女孩,那个拼上性命也要成为他的人的女孩。
    他作出了他这辈子最危险的决定。
    他跑到他所住的医院西栋的屋顶上,打电话找来了他的朋友们:世古口、山西和美雪。他把美雪带来的登山绳的一端绕在西栋顶楼的扶手上,打了个死结,把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。然后他就向着对面的东栋,里香病房的阳台荡了下去。
    开始并不顺利,他荡了好几次,都没有荡到位,大概是力道太小吧。眼看着他荡的幅度越来越小,很有可能会就那么垂在那里,世古口司急了。他打电话叫来了他的哥哥世古口铁,兄弟两个一起用力摇晃绳子,终于把裕一送了过去。
    裕一终于再次见到了里香,哪怕只有几分钟。里香在床上对他微笑,他也对床上的里香微笑,即使里香的母亲就在裕一的旁边,用要杀人的眼光看着他。
    “裕一,以后都要一直在一起哦”
    “嗯,一直在一起”
    短短的两句话,胜过了千言万语。两颗心就这样从此联系在一起,再也不分开。

赞赏

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

no comment

reply

your email will keep secret. (* required).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 .